作者分享

談香港普教中與普通話科的關係

余京輝老師

余京輝老師

1998 年普通話科成爲香港中小學的核心科目。2000 年以後,越來越多的學校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。隨著普教中的展開,很多老師發現,學生的普通話水平迅速提高,而普通話課所學的内容對學生而言似乎太淺了,主張將普通話課併入以普通話教授的中文科。這兩個科目是否需要合併,何時合併,兩者的關係又如何處理呢?筆者認爲應考慮以下因素︰

1. 教學目標。「中國語文教育的主要任務是要提高學生運用語言的能力,要學生掌握規範的書面語,能說流利而得體的粵語和普通話,同時感受語言文字之美,培養語文學習的興趣……」(香港教育局)。普通話科是中國語文教育這個學習領域之下的一個特殊科目,主要目標是培養學生普通話口語交際的能力。語文課主要培養學生四個範疇的能力 ── 聽、說、讀、寫。如果以普通話教授中文,理論上,其聽、說範疇應該涵蓋了普通話科的内容。因此,長遠來説,普通話科應與普通話教授的中文科合併。

但是我們還需要考慮其他因素。

2. 教學内容。語言學習的規律是,先輸入,後輸出。而課文是重要的語言輸入渠道。中文課的課文通常會選擇文學性較強的作品,特別在香港,少有口語色彩濃厚的篇章。因此要學習普通話日常口語交際用語,普教中的課文難以滿足需求。也許有人會說,普教中課堂上的各種問答討論,不就是普通話的口語交際嗎?由於中文課的特點,其内容及用語是有別於日常口語交際的。

3. 有人會提出,内地、台灣都是普教中,也沒有普通話課,那裏的學生普通話或國語不都學得很好嗎?其實,他們忽略了一個重點,就是普通話社區應用環境,特別是普通話傳媒。那裏的學生日常會接觸到普通話,例如,會聽或看普通話的媒體節目(即便不說,但爲了娛樂,也得聽,也得看),聽周圍的人說普通話,日常生活也會逼著他們說普通話。很多口語交際用語是從傳媒、從生活中學來的。反觀香港,缺少普通話社區應用環境,雖有一定數量的普通話傳媒節目,但又有多少學生會看呢?平時更沒有使用普通話交際的機會,形成「學而不用,用時不能」的局面。

4. 語言態度。由於各種原因,香港學生對普通話的態度多為消極,甚至抗拒,因此缺乏主動學習普通話的動機,加上沒有社區應用環境,他們難以在普教中課堂外,學習、應用普通話口語交際用語,鞏固普通話口語交際的能力。

綜合上述因素,筆者認爲,在香港,以普通話教授的中文科與普通話科是互相補充,相互配合的關係。中文課主要學習文學性的書面語,而普通話科主要學習普通話口語交際用語。這種關係將維持一個較長的時期,直到上述第三、第四點出現根本性轉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