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分享

  1. 普通話科難以取代

    /content/region-growth/china/pearson-hong-kong/zh_HK/learning-and-teaching-resources/primary/putonghua/authors/article004.html

    普通話科課時少,拼音難學,教學效果往往差強人意,但倘若把握好教學重點,毋忘培養聽說普通話能力的初衷,普通話課可以上得很好。詞彙掌握夠多,會讀會用,學生就有信心說話。因此,老師應重視詞彙教學,不妨借助評估手段(如默寫),鞏固詞語記憶。而拼音教學,不應視為畏途,應視作字詞自學和正音的工具,讓學生在運用中學習和強化,突破一成不變的傳統拼音教學模式。 普通話課應該是有作為的,並不是可有可無的陪襯品。

  2. 談香港普教中與普通話科的關係

    /content/region-growth/china/pearson-hong-kong/zh_HK/learning-and-teaching-resources/primary/putonghua/authors/article002.html

    綜合上述因素,筆者認爲,在香港,以普通話教授的中文科與普通話科是互相補充,相互配合的關係。中文課主要學習文學性的書面語,而普通話科主要學習普通話口語交際用語。這種關係將維持一個較長的時期,直到上述第三、第四點出現根本性轉變。

  3. 利用歌謠唱形式,提高語音學習效率

    /content/region-growth/china/pearson-hong-kong/zh_HK/learning-and-teaching-resources/primary/putonghua/authors/article003.html

    強調多開口,固然可以讓學生多模仿,發準音,同時也發掘了學生記憶力的潛能。要學生掌握一個聲母或韻母,並非只着眼「音準」,首要的反而是「認音」,即記住所有的聲韻母(符號)怎麼讀。歌謠誦讀的好處,是幫助兒童建構聯繫,在一個句子(或一組句子)中,把圖象(意思)、字形、符號和讀音串聯起來,通過反覆的「刺激」,學生便能輕易做到「見形(聲母韻母)識音」。